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黄金

都市少帅之楚氏王朝第章我知道美食

2021-01-09

都市少帅之楚氏王朝 第304章 我知道

包围的两百多国安成员都退出去了三十米远的距离戒严,防止有深夜的车辆和行人闯入这里。

中间位置,烈翌和殷雷相对站立,谁都没有先发动攻击,就是那样看着对方,殷雷甚至发现,当烈翌站在他面前的时候,身上那种散漫和张狂已经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兵锋寒意。

似乎只要烈翌一出手,必定是惊天动地的一击。

对于这个唐门首席刀客,殷雷没有丝毫的放松,手握汤王之刃全神贯注,两人都是当世绝顶的刀客,只要动手必定就是惊世般的凌厉拼斗,而此刻就看谁先动。

楚天站在八米之外,微微一笑:“殷雷,你还不动手,难道想着拖延时间,忘记告诉你了,这里除了两百人之外,我后面还有一千人,没有支援的可能!”

殷素素脸色一变,恼怒的瞪了楚天一眼:“卑鄙!”

此刻殷雷和烈翌都在关注着对方,就看谁先露出破绽就会发动雷霆的一击,最忌讳的就是被人打扰,楚天不单止打扰还说出不可能有支援的话语,摆明就是在刺激殷雷,殷素素恨不得找一把枪来爆掉楚天的脑袋。

果然,因为楚天的话语,殷雷眼角牵动一下。

就是这细微的动作,烈翌捕捉到后快速的动了起来,手中的唐刀划出一道冷冽之中带着璀璨的弧度直指殷雷的咽喉。

后者暗骂一声楚天卑鄙,抬起了汤王之刃挡去。

这是一次简单的力量碰撞和试探,两刀相撞火星四溅,双方各自退后了两步,目光碰撞在一起,都流露出了对对方的欣赏,刚才的一个回合碰撞,彼此对对方的实力都已经有了简单的了解。

只是短暂的时间,两人再度朝着对方发动了攻击。

汤王之刃,曾经殷商开国之王的名刃,不知道砍掉了多少人的脑袋,经历了数千年岁月的沉淀锋利依旧,特别是在殷雷这样的营业时间强者手中,更是带出了非凡的力量,一刀横劈而出,带出了山崩海啸一般的风声。

面对殷雷华丽之中蕴含强大力量的一击,烈翌神色无动抬起唐刀从侧边刁钻的刺出。

如果说殷雷的攻击是天空之中华丽的一轮太阳,那么烈翌随意间的一刺就是深夜之中辽阔的海洋,包容了万物湮灭在黑暗中,只是碰撞在一起,汤王之刃蕴含的强大力量就消散无形,这一刻烈翌的刀,变的朴实无华。

手心翻转,唐刀侧身往上劈出,殷雷沉声喝道压上了九分的力道,绝对力量的碰撞。

烈翌此时却是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容,这个笑容落在殷雷的眼里让他感觉到一丝不好的预感,忽然那镶嵌在唐刀之上的十多颗钻石绽放出一抹微弱的光亮,但就是这一丝光亮,让殷雷不适应的微闭双眼。

烈翌趁机脱离了刀光的封锁,唐刀在手中不断的挥舞而出,只见到他的手在那里动着,你根本看不见刀的痕迹。

楚天凝缩目光,看着烈翌此刻展现出来的漠然和杀伐:“华丽之中蕴含着暴戾,看来他的内心,还放不下啊!”

天养生面无表情的开口:“但他会赢!”

嘭嘭两声,烈翌和殷雷各自退后,烈翌退后了三步,殷雷退后了四步,唐刀遥指,烈翌神情冷漠:“你输了!”

殷素素一直看着对战,但是她什么都没有看清楚,此刻听烈翌的话,喝道:“雷叔还没有倒下,怎么算是输了?”

而殷雷低垂着汤王之刃叹道:“我的确输了!”

双方刚才在短暂的时间之内最少各自挥出了上百刀,力量和速度方面都相差不多,但是最后的一击,烈翌只是退后了三步,而他退后了四步,而且殷雷还是已经沉淀多年的强者,烈翌还只是一个年轻人。

双方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侧头看着手臂上的一道刀伤,殷雷没有输掉的悲凉,只是一种平静,收起了汤王之刃:“我输了!”

殷素素难以相信殷雷竟然会输,但看见烈翌散漫的收起唐刀,殷雷却是手臂受伤,也想起刚才殷雷退后了四步,烈翌只是退后了三步,难以接受,可事实就是如此。

不停的在那里摇头:“怎么可能?”

“再不可能,事实就在眼前,比下去,殷雷会死。”楚天一点都不意外这样的结果,这也是他选择让烈翌出战的原因,因为天养生的刀不华丽甚至可以说很朴实,这就注定没有殷雷那种大开大合的感觉。

而烈翌的刀很华丽,其次之中还蕴含着一股一往无前的霸气,不是说烈翌更胜天养生一筹,只是不同的刀客,有着不一样的效果,天养生对战殷雷,哪怕赢也不会太轻松。

殷雷惭愧的低下头去,几十年的沉淀却是败给了烈翌,虽然双方不是生死相向,但输了就是输了。

殷素素哪怕再不想去承认烈翌的胜利,但殷雷都已经承认她也毫无办法,眯起眼睛:“楚天,你想干么?”

“开始的四个条件!”楚天双手背负在后淡淡的说道:“无条件把司徒集团转给我,撤离殷氏隐藏在华国的棋子,洗清唐婉儿的事情,你成为我的奴隶,答应这些条件,今晚你们可以安稳的度过一个晚上。”

“本少帅也可以忽略非洲的事情,你们无耻的行为,甚至撤销对珐国的施压!”

“妄想!”殷素素基本没有考虑的喝道:“司徒集团价值多少我就不说,给你也可以,当是施舍乞丐,第二个条件我想答应也无能为力,这些事情只有我父亲知道,第三个条件也不是问题,至于第四个条件,免谈!”

高高的昂起头来:“因为我不是你可以觊觎的,而且我已经有未婚夫,路易家族的继承人,你敢要我吗?”

“我怎么感觉你在威胁我?”楚天玩味的一笑,看着此刻依旧自信的女人戏谑的说道:“难道刚才对战之前说的话就是放屁,你现在想要和我赖账,难道你就不担心我发疯起来,把你们乱枪打死在这里?”

殷素素自然有她的自信,她的身份就是她的保护衣。

确定楚天不会杀她,殷素素何惧之有:“要杀就杀,少废话,四个条件,我最多只能答应其中的两个,撤离殷氏的人,甚至第四个条件,你还是不要做梦了,有些人的出身,就要摆正位置,有些人,你玩不起?”

“滚!”楚天喝道一声,流露出蛮横的一面:“本少帅一天之内灭掉了你殷氏扶持的五股势力,曾经脚踩瑛国王室的王子,更是和米国四大家族对干,还力抗东瀛南韩的国家力量,你殷氏比他们,多什么?”

“还是你们觉得殷氏的力量已经可以颠覆一个国家?”

手指一点殷素素,冷冷说道:“所以在我面前最好收起你的身份论,因为我现在掌握绝对碾压你的资本,你就要摆正自己的位置,最后问一句,你是答应,还是拒绝就足矣!”

殷素素没想到刚才还翩翩公子般的楚天一下子就疯癫一般,让她心里莫名的出现一丝恐惧,但也就是一下子就哼道:“我从来没有答应过你,刚才都是你自己一厢情愿,你愿意怎么去做就怎么去做。”

这是殷素素想了很多的结果,撤掉殷氏隐藏的所有力量就等同于是断掉殷氏在华国的手脚,未来回归的可能性就更小,至于第四个条件,殷素素有她的骄傲,一向身份论根深蒂固的她,怎么可能成为楚天的奴隶?那也是给殷氏蒙羞!

至于这样做,可能会让楚天清洗部分的殷氏棋子,但主要的不受到损害就可以,至于珐国方面背负丑闻,殷素素相信不到最后一步撕破脸皮,楚天都不会丢出那些东西,因为那就意味着他成为了珐国的敌人。

只是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楚并且这个价格一直延续到现在。天也懒得再去和自我感觉良好的殷素素多说一句话,掏出拨出去:“砍掉在欧洲造谣的始作俑者,另外让各大电视台和媒体机构给我二十四小时播报唐婉儿的善举,同时告知世界,开始那是合成造假!”

“真相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让民众相信。”

侧头看向神色难看的殷素素,楚天嘴角掠过一抹杀伐:“另外出动各地国安,除了司徒集团之外,对钱氏兰氏海天集团白雾集团进行各部门联检,我只有一个要求,让他们全部关门,抓起所有涉事人员。”

殷素素脸色顷刻间苍白,但楚天浑然不知:“另外联系习少,对和殷氏有联系的七十八个官员进行逮捕审查,另外帅军各堂口出动,把殷氏隐藏的三十七个据点给我拔掉,杀无赦!”

挂断了,楚天走到殷素素的面前,拍拍那姣好的脸蛋冷笑:“给你机会不懂珍惜,偏偏要迫我杀人,不是不知道棋子是谁吗?我知道!”

“三天之内,我让华国再无殷氏的声音!”

泰安看白癜风专科医院
乌鲁木齐治疗白癜风
郑州治疗盆腔炎费用多少钱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