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黄金

长篇小说连载谍战上海滩第四十八章南造云子搭配

2020-06-02

「长篇小说连载」谍战上海滩(第四十八章)南造云子

第四十八章 南造云子。

路边的一家内,舞台上的歌女,正用嗲嗲的声音唱着一首充满诱惑的流行歌曲《夜上海》舞池中有人跟着歌声在翩翩起舞,也有一些人坐在散座里一边欣赏着歌曲,一边喝着酒。

在灯光相对阴暗的角落里,出现了经过乔装的沈醉的身影,他的目光盯着一个在舞池中正搂着一名舞女在跳着贴身舞的中年男子。这是他奉了戴笠的命令,于数月后又潜伏回上海,只不过这次他的身份不再是上海站的站长,而是负责秘密调查云南方面与上海的特高课私下接触的事。

其他的几名军统特工也出现在里,他们是沈醉这次带来的助手,他们冲沈醉做着手势,表示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沈醉做出了行动的手势。伴随着几声的声响,整个里立刻混乱了起来,人们尖叫着四散奔跑,乱成了一片。

那个搂着舞女的中年男子也要跟着人群一起逃走,沈醉却快速的出现在他的身边,一件硬物顶在了那中年人的腰间。

沈醉低声地:不要叫,跟我们走!

那个中年人哪敢违抗,乖乖的跟着沈醉一起离开。

清晨,土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左)与奥地利副总理兼外长施平德勒格一起出席发布会。   当天原的办公桌上放着三个残破的暖水壶,他脸色阴沉的看着面前的下属们:这就是你们说的炸弹?你们都有点脑子没有!。

前圆无奈地申辩着:是有人蓄意的先在里面装满冰块,造成内胆的冰冷,又加入开水,造成了暖水瓶的。当时在,突然发出声响,谁也想不到会是这个原因,所以…。

土肥原恼怒地:所以你们就把来自云南的特使给弄丢了是吧?你们知道不知道,张诚是云南省主席龙云的小舅子,也是他的贴身警卫连连长,他派人来上海,就是为了要和我们,还有汪精卫的政府进行洽谈投诚事宜的,现在人不见了,肯定是有人蓄意在捣乱。

前圆等人低着头,都不敢说话。

土肥原把注意力转到了丁默村的身上,很不客气地说道:丁默村,你们76号最近是不是有点太清闲了?

土肥原却根本没有心思去听他的推托之词,很不客气的说道:好了,不要在我面前讲他的是非了,我现在只需要能为我们大做事的人。其他的事情我不想听。

丁默村撞了个钉子,也不敢再说,只能低下了头。

土肥原开始下着命令:丁默村,军统、党一直就在我们眼皮底下活动,可你们却一直没有办法破获他们。我希望你现在调动你的人手,尽快查出张诚先生特使的下落,并尽快捣毁军统和党的地下工作,不能让他们在继续嚣张下去了。

看着土肥原严厉的眼神,丁默村无法违抗,只能立正敬礼:是!

午夜天里,舞台上,歌女演唱着,有伴舞的女郎跟着她的音乐一起舞蹈着。

在舞台下最近的桌子处,一个长相猥琐的人,搂着一对歌女,大声地喝酒说笑着,样子非常的张扬。

她在那人面前站定,很温柔地SMM6月20日讯:今日废锡价格继续小幅下调说道:老板,玩的开心呀?

那人回过头,看到一个艳丽的少妇,眼中放出了精光,笑着说道:想不到这样端庄的成熟小姐,也喜欢玩游戏,要不要坐下玩?

女人微微一笑,坐了下来:好啊!

男人看着少妇来了兴趣,暂时松开身边的两个舞女,坐直了身子,笑着说道:小姐,喜欢玩什么?

女人淡淡一笑:随便你高兴。

她这么一说,男人更加来了兴趣,随手拿起桌子上的色盅:就玩色子怎么样?

女人:好,输了怎么惩罚?

男人坏笑了起来:我输一把100美金,你输一把脱件衣服,敢玩不?

女人一口答应:行啊,不过玩的太小了,直接来把大的,我输了当你面全脱光,你输了给我1万美金,敢玩不?

男人愣了一下,看着女人笑了起来:好,有胆识,我喜欢,就这么定了。

两人一起摇起了色子,当色盅打开的时候,男人愣住了,女人那边是三个六,而他只有两个六,一个四,明显是输了。男人很不情愿地从口袋里摸出钱,犹豫了半天,才数出一万美金放到了女人面前。

女人却看也不看一眼,很大方地说道:舍不得就拿回去吧。

那男人虽然觉得有点丢脸,但还是:真的?

女人点了点头:真的,不过你得回答我一个问题。

男人疑惑地:什么问题?

女人装做很轻松的样子:告诉我,你是做什么生意的,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男人随口说道:我不是做生意的…。说完他似乎意识到自己说走了嘴,马上掩饰道:我是做生意的。

女人的笑变得有些阴冷了:是啊,你是做生意的,而且还是大生意的对吧?

男人随着她的话笑着:是啊,大生意,大生意。

女人冷冷的说道:是肉票生意吧,绑架张诚先生的特使总要有1万美金的奖励了。

那男人听到这句话,猛地一惊,猛地一掀面前的桌子,想用它来阻拦这个女人,人则飞速的向外跑去。女人闪身让开那桌子以后,已经和他拉开了距离,眼看就要被他跑出了。就在那人即将冲出的时候,女人追了上来,几个潇洒漂亮的格斗动作,将那个男人在地,用脚踩住。

数名特工从暗中冲出,协助女人将那个男人按住,前圆和高桥走上前,恭敬地对那个女人行礼,前圆讨好的说道:不愧是我们特高课的王牌特工南造云子,出手不凡,佩服!

南造云子只是微哼了一声,说道:别说没用的,赶紧押他回去见土肥原长官,尽快找到失踪的特使也是最重要的。

前圆等人听到她的话,不敢再说,赶忙押着那男人离开,南造云子脸上露出几许阴险的笑容,也随着离开。

土肥原的办公室里,他看着面前的审讯记录,他的跟前站着南造云子。

土肥原放下文件,脸上露出了笑容:南造小姐出手果然就是不一样,干净利落。

南造云子淡淡的一笑:长官过奖了,其实还是那个叫马云龙的人,工作做的好,我们才能这么顺利查到这个军统特工的下落。有时间我还真想见见这个一直被长官你很器重的马云龙。

土肥原笑着说道:放心,等到前圆他们救回特使,我一定会安排你和马云龙见面。

南造云子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76号内,丁默村的办公室里,丁默村和马云龙对坐着,丁默村的脸上露出几许无奈和颓废的神情,很不高兴地说道:老弟,自打这土肥原长官来了以后,我这主任的位子坐的是越来越难受,他简直就是把我当成了小碎催一样,想怎么吆喝怎么吆喝。

马云龙笑着打着哈哈:大哥,背后编排长官,你不怕我告你一状,那可够你喝一壶的。

丁默村却一点开玩笑的心情都没有:那你就赶紧去举报我,真的,让他把我撤了得了,我倒落个清闲。

“好了,大哥,别说气话了,咱们干的就是这差事,有什么办法,该忍的时候就忍一忍吧。”马云龙劝着丁默村。

“不是我不想忍,是他的做法,摆明了就是利用我们这些76号的特工,实际有12只偏股型基金功劳他还是希望落到人的头上。不过说实话,也只能认命,不然还能有什么办法。”丁默村苦笑着说道。

马云龙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

马云龙忽然想到什么,开口说道:大哥,您能帮我个忙行不?其实也算是帮咱们自己。

丁默村:什么忙?

马云龙说道:如果土肥原长官再找我们问话,谈到有关云南特使的事,你就告诉他,我和龙云龙主席的副官是老相识,以前他也曾经是青帮门下,可以通过他了解到龙云的最新动向。

丁默村有些警觉的:为什么要这么说,你要干什么?

马云龙轻描淡写的说道:我能干什么?你还看不出来吗,那边已经有意向要投靠,长官肯定得派人去接洽,如果咱们能摆出这层关系,不就有机会去广西走一趟了吗,要是事儿办好了,那可就是咱们76号的一项功劳,他可就不敢小瞧你了。

丁默村恍然地点了点头:说的对,行,我帮你。

两人达成了协议,马云龙这才向丁默村告辞离去。

从76号离开后,马云龙马上又去往了江边小屋,他要尽快把云南方面派特使来和土肥原接触的事向苏志勇汇报。

见到苏志勇以后,马云龙立刻把自己掌握的做了详细的汇报,听完之后,苏志勇的表情凝重了起来,略微思索后,才开口说道:根据你汇报的情况,我分析,龙云龙主席叛变的可能性真的不大,但这不排除他的部下中有人爱慕虚荣,有心倒戈投降。如果真是这样,云南失陷,将使轻易进入西南,直逼重庆。

马云龙点头:是的,重庆虽然是政府目前的核心所在,但兵力有限,恐怕很难有效的阻击,那时对我们整个抗日大局就有致命的影响了。

苏志勇神态紧张地说道:毕竟现在是,全民抗日,一旦重庆受到威胁,将对我们的抗日大计造成严重的影响,所以我的意思是,不惜动用军队中的高层内线,也一定要阻止龙云部下的背叛投降行为。

马云龙说道:最近土肥原一直也在策划和龙云部下接触的事情,我打探的,派来特使的人是龙云的小舅子张诚,土肥原很有可能近日就要派人前往云南和张诚进行商谈,我正努力散步,希望能争取到进入云南的机会。

苏志勇赞许地说道:你做的不错,如果真能前往云南,你要认真分清形势,尽量争取保护好龙云,不到万不得已,不要采取非常手段,需要的时候,可以凭暗号和我们的内线,保证计划的顺利进行。

苏志勇将一个信封交给马云龙:这是这次行动的经费,还有与内线接头的秘密暗号,你都收好。

马云龙将信封接过,从里面把钱抽了出来,归还给苏志勇:钱就不用了,这几天土肥原心情不错,又抓到了军统的人,所以奖金发了不少。

苏志勇也没有多和马云龙争执,把钱收了起来:你们的贡献,人民会记得的,保重。

马云龙笑了笑,向苏志勇告辞离去,苏志勇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午夜天内,土肥原和前圆、高桥坐在一张桌子前喝着酒,看他们的神情似乎是在等什么人。马云龙和丁默村走进了,正好看到了他们三人,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向着他们走了过来。

马云龙笑着说道:这么巧呀,长官也在这里消遣呀?

土肥原回头看到是马云龙和丁默村,赶忙笑着摆手,示意前圆和高桥让位子,请马云龙和丁默村坐下。

土肥原苦笑着说道:我哪有那么清闲呀,那么多棘手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哪有时间消遣呀。到这儿,也就是想换换环境想问题,也是释放一下压力而已。

丁默村很适时的接话道:想必还是云南那件事让长官为难吧?其实您也不用这么担心,我倒是听说,马云龙是有内线在云南的,随时可以了解到云南龙主席的动向。

土肥原一听来了兴趣,转头看马云龙说道:这是真的吗?

马云龙赶忙笑着解释:长官,您快别听丁大哥高抬我,我哪有什么内线呀,只不过是我过去在青帮时的一位老朋友现在恰好在龙云主席身边做副官,所以通过他能了解到一些云南的情况而已。

尽管马云龙说的很随意,土肥原却是非常的兴奋:能有人在他的身边,那就是有机会和他搭上话了,那也很好呀。就是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走一趟了。

马云龙马上说道:既然为做事,但有差遣,请尽管吩咐,长官又何必客气?

土肥原高兴的笑了起来:那就太好了,其实本来我到这里,就是约了我们的一位王牌特工南造云子小姐,准备请她亲自带人前往云南交涉的,既然马云龙你在云南也有路,一同前去,一定会事半功倍的。

几人的背后传来了南造云子的声音:是吗?能有马先生同往,那我就不胜荣幸了。

马云龙本能的回头向来人看去,却是不由得一愣,面前的这个少妇竟然和李婉华长得惊人的相似。

马云龙看着南造云子不禁有些发呆,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闻名遐迩的女特工,竟然会长得和李婉华如此相似。南造云子同样也在观察着马云龙,看着这个面容俊朗,仪表脱俗的男人,她的心里也是暗暗称赞。

片刻后,南造云子笑着先开了口:马先生,我的脸上有什么不对吗,您似乎已经盯着我看了很长时间了。

她这一句话,让马云龙马上醒悟了过来,笑着解释着:实在对不起,南造小姐,以前只听过您的大名,今天有幸一睹芳容,却是仪态万千,让我也情不自禁地看出神了。

土肥原听到二人的开场白,却是大笑起来:你们二位看来还真有默契啊,刚刚见面就对上眼了?

南造云子露出一丝浅浅的羞涩,回避着土肥原的目光。土肥原也没有再追究这个话题,马上招呼两人坐下,开始了正题。小说未完待续。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所有的申请人将可以无需摇号有雷同纯属巧合。

延伸 · 推荐

「长篇小说连载」谍战上海滩(第四十九章)假扮夫妻

第四十九章 假扮夫妻。土肥原很直接地:云子小姐,电话里我已经简单跟你说了下云南那边的情况,你还有什么疑问吗?南造云子笑着摇了摇头:本来我还担心一个人去会比较孤单和麻烦,现在既然有马先生相伴,我还有什么...

.special_tag_wrap{clear:both;padding-top:40px;} .special_tag{padding:0 0 23px;border-top:1px solid #ddd;border-bottom:1px solid #ddd;} .special_tag a,.special_tag a:visited{color:#0f6b99;text-decoration:underline;} .special_tag_ttl{position:relative;top:-12px;float:left;padding:0 10px 0 0;background:#fff;font:18px/20px 微软雅黑;} .special_tag_cnt{clear:both;color:#888;font:16px/30px 微软雅黑;} .special_tag_tj .special_tag_ttl{color:#f33;} .special_tag_bk .special_tag_ttl{color:#1d87e4;} .special_tag_bj .special_tag_ttl{color:#96369f;} .special_tag_hg .special_tag_ttl{color:#f68b2d;} .special_tag_gd .special_tag_ttl{color:#09aa46;}
小孩子老是不爱吃饭怎么办
月经推迟经量少原因
玉林鸡骨草胶囊的功效
金华治疗白斑病费用
冠心病会死吗
兰州治疗白斑病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