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新股

二类疫苗生意了

2021-11-29

二类疫苗\"生意\"

陈涛安在山东非法疫苗系列案件中看到了山西疫苗事件的影子, 疾控中心把自己科室包给了私营公司,两个牌子一套人马。

据他了解,河北省卫防生物制品供应中心是这次案件中涉嫌虚构疫苗销售渠道药品批发企业之一,同时又是河北疾控中心的一个科室。公司原法定代表人赵保刚也是河北疾控中心生物制品供应管理所负责人。

比上年增长4127亿元 这与当年山西事件中的北京华卫时代公司的做法如出一辙。2006年起在山西推出 标签疫苗 的北京华卫时代公司董事长田建国,同时也是山西省疾控预防控制中心生物配送中心主任。

另外,经媒体核实,这次疫苗案的陕西上线之一党翔,其身份为西安市疾控中心生物制品科原科长,并参股一家疫苗批发企业。

让这些疾控机构铤而走险的正是二类疫苗的逐利空间。根据条例,一类疫苗全部由接种单位上报接种计划,国家统一免费分配发放。需自费接种的二类疫苗,可由具有相关资质的疫苗经营企业向疾控机构或接种单位直接提供。在流通过程中,二类疫苗还可以层层加价,零售价格远高于批发价格,盈利空间非常大。

疾控中心有一种天然的冲动,想压低疫苗进货价格,节省成本。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刘鹏说。他在调查中发现,疾控部门宣传二类疫苗的过程中,有时候存在着违规的情况,在没有同意的情况就去接种,也是为了扩大二类疫苗的销售。根源在于接种行为已经成为商业行为。

一位地方卫生院的工作人员透露,基层预防接种单位从各种渠道低价购进疫苗的情况普遍存在。而二类疫苗的接种是基层预防接种单位弥补经费和工资的措施之一。

一旦出现临期疫苗,疾控中心或者接种点不愿意销毁, 都是低价处理,谁也不想坏在自己手上,更何况,又有需要低价疫苗的地方,就给这些窜货的个人带来了空间。 一位地方食药监体系人员向媒体表示。

中国疾控中心主任王宇近期撰文指出,很多疾控机构,包括发达省份,薪酬没有得到政府全额保障,缺口需要靠疾控单位的创收、有偿服务来弥补。

刘鹏认为,如果疾控机构的商业化倾向得不到纠正,即便上游和中游部门再监管严厉,始终有为了利润从事非法行为的动机。上面监管一旦有缺失,情况就会非常严重。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

石家庄治疗妇科习惯性流产多少钱
贵阳不孕不育医院治疗
黄山治白癜风专科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